你的位置:主页 > 小说新闻 >

小小说 变了

2020-05-22 23:15      点击:

  乔麦一口气连干四杯,放下酒杯就一把抱住了乔老五,刚下肚的酒瞬间变成了泪水肆意横流。

  如果不是乔老五的那个电话,对于乔麦家来说,这应该是一个温馨惬意的周末早晨。

  正值仲春时节,风裹挟着油菜花的清香,探头探脑地撩起了窗帘。窗外,城市的喧嚣也因周末多睡了会儿懒觉。伴着一声长长的哈欠,乔布斯走出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乔三儿一听到乔布斯的声音就兴奋,立即开始了例行的朗声背诵:“不迟到,不早退”

  乔布斯拿着一瓶矿泉水来到阳台上,给乔三儿的水杯添了水,卫生间里,妈妈正在对着镜子拿毛刷儿、画笔在脸上画工笔画。

  乔布斯来到主卧,见宿酒未醒的老爸乔麦睡得正香,就用乔三儿喝剩下的水喂老爸。但他不是喂到老爸的嘴里,而是直接倒在了老爸的脸上。嘴里还情真意切地说:“老乔,感情深一口闷吶!再喝点儿吧。”

  “让你起床背学生守则呢,下周家长会,班主任要抽查。乔三儿作为一只鹦鹉,我教你时人家当旁听生都学会了,你可好,学了快一个月了也记不全。”

 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,乔麦拿起手机接听,怒色渐渐地堆满了一脸,不待对方说完,乔麦对着手机恶狠狠地吼出两个字:“不去!”挥手把手机狠狠地摔到床上。

  乔老五打电话让乔麦中午参加他儿子乔收的婚宴。被邀请参加自家亲侄子的婚宴应该是一件高兴事儿,乔麦为何会气成这个样子?

  乔麦老家在遂平县石寨铺镇的一个小村。乔麦的母亲一口气生了8个儿子,村里人都笑说老乔家有“八大金刚”。那时候农村还是凭工分吃饭,一天的工分只值一毛多钱,老乔夫妇养活8个儿子,一年到头儿累死累活,依旧过的是清汤寡水的日子。那时,老乔家的孩子都是散养的,农忙季节,大人在地里干活儿,常常是到了饭点儿做不上饭,“八大金刚”就大的带着小的,到庄稼地里扒红薯、掰玉米棒子吃。天黑了,乔老大像头羊带着归圈的羊群一样带着7个弟弟回家。乔麦5岁的那年夏天,晚饭后,老乔在院子里铺了两张破席子,一家人各自安歇。半夜,一家人睡得正熟,滂沱大雨陡然而至。老乔夫妇像搬南瓜一样匆忙往屋里一个一个地抱孩子。

  俩人安顿了孩子,在堂屋当间沉沉睡去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一声炸雷把他们惊醒,一睁眼,见房门开了半扇,老七乔麦浑身像水洗似的站在门外瑟瑟发抖

  后半夜,两口子再也没睡着:“他爹,一窝子孩子给红虫样,这日子还咋过哩?要不咱送给人家一两个?”

  “自己的骨肉舍得送人?咋过?只要饿不死就硬撑着过,指不定哪个孩子长大当乡长哩。”

  “老龟孙,就你那蚂蚁尿书上湿(识)字不俩的成色,你乔家能出个乡长?你家老坟上真有那一棵蒿子,咱把孩儿送给城里吃商品粮的人家,说不定孩儿还能出息成县长哩?”。

  实际上,在后来的岁月里,老七乔麦混得比老爹的预期还好。被散养的苦难童年让乔麦刻骨铭心,农村生活的艰难岁月让乔麦从小就立志逃离农村当个城里人。许是五岁那年夏夜的暴雨响雷赋予了乔麦天地灵气,乔麦15岁辍学到驻马店建筑工地当小工,眼皮活泛,干活利索,20岁就当上了小工头。包括乔麦的两个儿子,乔麦的17个子侄中除了3个上大学、两个上中小学之外,其余的都先后投奔乔麦,忙碌在驻马店的大小建筑工地上。乔麦的建筑公司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,事业做得风生水起。

  1987年是乔麦永远铭记的年份,这一年,乔麦三喜临门,一是乔麦在铁路东前进路南段买了宅子,盖起了两层小楼;二是乔麦和驻马店一个大厂的基建科长的千金梅仙喜结连理;三是乔麦把自己的农村户口迁到了市里,成了驻马店市有粮本儿正经八百的城里人,至此,乔麦实现了从农村人到城里人的华丽转身。那年,乔麦23岁。

  老乔和老伴儿扶着楼栏杆站在二楼的阳台上,看着路上的景致,老乔说:“老家伙,当年你要是把老七送了人,你还能过上这城里人的日子?”

  自从自己的建筑公司成立,乔麦在家族中的威望日渐坚挺。特别是二老相继过世后,乔麦在家族中地位更是牢不可破。侄子、侄女们的婚姻大事,没有乔麦的拍板是万万不行的。小辈儿上大学、修房盖屋、购置大件儿农机,乔麦也都慷慨解囊。有婆媳失睦、姑嫂纷争的家庭纠葛,只要乔麦到场,当事者就忙不迭备上酒菜。三杯酒下肚,乔麦桌子一拍、眼一瞪,小辈儿就得立马认错,一切不和即刻消解于无形。在小辈儿人心中,七叔是城里人,见多识广,处事公道,他的话,句句是真理,一句顶别人一万句。

  可是,今天,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乔老五,儿子乔收从说媒、相家、定亲,这么大的事乔老五一点口风都没漏。“乔收五岁那年,掉在村里的臭水沟里淹了个半死,是我乔老七花了5000元给他买了一条命,那可是1995年的5000元啊!如今乔收结婚当天才通知我,你们觉得翅膀硬了是吧?你们把我老七不往眼里搁了是吧?”乔麦心里很不舒服。

  那天早上,被儿子乔布斯用凉水浇醒的乔麦独自坐在阳台上一连抽了半包烟。抽了半包烟的结果是不能因为和老五置气,误了侄子的一场大喜事。但是,婚宴要参加,顺带着找乔老五兴师问罪。

  “白瞎了我这描画了个把儿小时的脸,今天我们广场舞大赛彩排,我是领舞。”梅仙虽然心中不满,还是主动坐上副驾驶座。除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乔丹外,一家三口悉数出动,踏上了回老家兴师问罪之路。

  驿城大道向北约十公里,就是乔麦的老家。有两年没回老家了,乔麦一进村,村里的景象让乔麦大吃一惊。

  村里两横三纵的土路全部修成了水泥路,所有路上都安上了路灯和摄像头,原来的瓦房、平房大多都改建成了两层小楼,家家户户门前都停有小轿车。

  当年差点淹死乔收的臭水沟,已被改造成景观湖,湖畔杨柳依依、绿草如茵。湖边的小广场上,有老人和孩子在健身,伴着《最炫民族风》的旋律,一群穿得青枝绿叶的老美女正煞有介事地跳着广场舞。

  乔老五家住的是祖宅,只是原来的土坯茅舍已经改建为两层上下十间的楼房。但让乔麦惊奇的是,今天的大喜日子,乔老五家竟然大门紧闭。更让乔麦惊奇的是,乔老五家大东门左侧挂着一个大牌子:金大地农业种植合作社。右边是占满一面墙的宣传栏,上面贴满了各类告示。

  “通知,定于明天在合作社会议室召开股东会,请按时参加。理事长乔收”

  “参加周末读书会的请于下周六上午八点到村委礼堂,本周聘请黄淮学院教授前来辅导”

  “参加中小学生暑期才艺培训班的学生,即日起到村委礼堂报名,培训费由村委承担”

  “乔家包子店”的招牌早已被偌大的“乔家大院大酒店”的牌匾取代,原来的包子店改造成了后厨,酒店大厅、雅间、吧台一应俱全。

  乔麦一家一进大厅,一大群侄子、侄媳、侄女、侄女婿蜂拥而至,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乔麦一家来到一个20人的大房间,酒菜已经满满地摆了一桌。打坐、敬烟、倒水,其间七嘴八舌的问候让乔麦一家应接不暇

  “叔,这个房间今天不坐外人,到场的所有侄子都陪你喝喜酒。”乔麦刻意板着的脸快绷不住了。

  这时乔老五来到了房间里:“老七呀,我知道你是带着气来的。其实这事儿也怪不得我,今年正月初一,侄子们在俺家喝酒,孩子们说,过去因为农村日子穷,七叔拉巴这个、拉巴那个,为小辈儿操碎了心。如今世道好了,乡里日子不比城里差。孩子们也都出息了:有大学毕业当局长哩,有搞建筑哩,有开饭店哩,有搞专业合作社哩,有搞养殖、种植哩,大小都有个差事儿。侄子、侄女们有一多半在驻马店买了房。孩子们约好了,以后不管谁家里有事儿,都不能再让七叔操心、帮衬。七叔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,该让七叔歇歇了”

  乔老五话没说完,新郎新娘就过来敬酒了。乔麦一口气连干四杯,放下酒杯就一把抱住了乔老五,刚下肚的酒瞬间变成了泪水肆意横流。

  接下来,十多个小辈儿挨个敬酒,敬酒时大多都有红包相送,负责接收红包的乔布斯欢呼雀跃:“海南双飞五日家庭亲情游、少儿暑期拓展训练军事夏令营营员证、臻美养颜护肤中心年卡”

  那天,乔麦喝得酩酊大醉。被侄子们扶上车后,一路上一直喃喃自语:“变了,真是变了”

  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驻马店网”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驻马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驻马店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个人、媒体、网站、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,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3、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
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