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主页 > 小说新闻 >

小小说:酬劳

2020-05-22 23:15      点击:

  他和晨曦一样早,天刚透露白色,就在小区弯直的小道上唰唰地扫了起来。

  郭大爷退休后坐不住,在单位忙碌惯了,如今在家闲着觉得全身血脉不畅,总想找点事做。

  他觉得这是件有意义的事,不但可以活动筋骨,还可以美化居住环境。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活,要认真做好还真不容易,一天几次下来,累的腰酸背痛。但当看到干净的小径,漂亮的草坪,自己劳动的成果,郭大爷感到很满足惬意。

  可好景不长,这麻烦事就来了,平日很干净的路径与草坪,这几天狗粪随处可见,垃圾到处都是。

  那天早晨,郭大爷就站在一角静观,他郁闷不乐,有些沮丧,是谁与我过不去,故意要唱对台戏,难道我这样做错了吗?

  正想着,对面迎来一个男人,屁股跟着两只小狗,随后两只狗在路边的草坪中嗅嗅闻闻,紧接着就翘着尾巴拉起屎来,那男人袖手旁观,只当没看见,悠闲地走着,不时往后看一眼。

  郭大爷上前制止:我说同志呀,你咋不招呼好你的狗,狗拉了你把它弄干净行不,怎能随便在这里大小便呢?

  那人不屑一顾,白了郭大爷一眼说:你是谁呀?管这闲事干啥,我平时都是这么遛狗来的,今日咋就不行啦?你谁呀你。

  哦,我想起来了,你是物业派来的清扫工吧,那就麻烦你扫扫,你拿着工资就是干这活的,要知道我们可是交了物业管理和卫生管理费的哟,你不干谁干……那男人还理直气壮起来,满嘴似机关枪吐吐地不停。

  郭大爷想与他争辩解释,自己不是被谁派来的清洁工,更没拿什么工资,只是义务奉献。转而又想,跟他说这有用吗?他能理解和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吗?一看都不像有修养的人。哎,算了,能饶人处且饶人,既然自己做了这个事,就要面对事物中错综复杂的矛盾,开开心心地干活,少来些烦恼吧!

  郭大爷依然面色和颜地打扫起来,突然,从他身边走过一位大嫂,边吃瓜籽边吐瓜籽壳,郭大爷沒有作声,怕说了又遇上像刚才那样尴尬的场面,自己不声不响走过去将瓜子壳扫进了撮箕。就在这时,大嫂转过身来喊道:大爷,对不起呀,我不是故意的,哎呀,我咋没看见您在扫地呢?实在不好意思!麻烦您了。

  这是郭大爷清扫以来,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谢谢,不知是欣慰还是感动,他驻足凝视着这位大嫂的背影,久久地目送着。

  第二天早晨,郭大爷又看见上次那两条小狗,又来到草坪拉屎撒尿,他走过去又清扫起来。那位男人又来了,当看到老人又在为他的狗收拾着屎尿,并跑上去连声说:哎呀大爷,原来您是义务在为大家服务呀,误会您了,应该向您学习,我自己来,自己来,本来没再打算在小区内遛狗了,随料这狗儿跑的飞快……

  见男子转变这么大:郭大爷有些感动,并笑着说没事,这时男子掏出香烟,请郭大爷抽烟,自己也点燃一支,然后说:谢谢您老人家呀,像您这样的人太少了。

  授权作者简介:王同尧,笔名尧舜。湖北省作协会员,中共党员,政工师。创作语录:宏扬社会正气,寻撰大自然美丽。进入文学创作以来,先后在各级报刊杂志,网络平台发表中短篇小说,散文诗歌千篇(首),被网络文学誉为三栖快手作家,被多家平台聘为特约作家等职,其中多篇作品在全国文学大赛中获一、二、三等奖。著有小说集《女人河》散文集《我在春天等你》。

 网站地图